張應梅:重視古村落的保護與旅游資源開發

(原標題:重視古村落的保護與旅游資源開發——以瀾滄縣酒井鄉勐根村老達保拉祜族古村落為例)

 

少數民族古村落是在歷史演變中形成的,古村落不僅是一種建筑記憶,更是少數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古村落集少數民族建筑、藝術、文化、習俗等一體,對傳承我國農耕文化和鄉村文明起到了重要作用。特別是進入21世紀,保護和傳承少數民族古村落對于我們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至關重要,是我們堅定文化自信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古村落數量龐大、分布廣泛、情況不一、特色各異,推進新農村建設給古村落的保護與發展既帶來了機遇,也帶來了挑戰。我們應在保護中發展、發展中保護,實現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統一。

 

老達保村民小組拉祜族古村落概況

 

老達保村民小組隸屬于瀾滄拉祜族自治縣酒井鄉勐根村的一個拉祜族村寨,房屋建筑仍然保存著拉祜族傳統干欄式風格,具有濃郁的拉祜族特色。該村的民間藝術團,常年開展民族民間文化藝術傳承、演出活動,為拉祜文化的傳承與發展營造了良好的氛圍,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牡帕密帕》的保護傳承基地之一。寨子里無論男女老少都能歌善舞。人們擅長蘆笙舞、擺舞、無伴奏合聲演唱,80%的村民都會彈奏吉他。他們以自己的體驗和感受,編創出一首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其代表作有《快樂拉祜》《實在舍不得》等,深受廣大群眾的喜愛。他們多次應邀到中央電視臺、國家大劇院等參加全國性大型演出,獲得了好評。

2013年6月,該村成立了普洱市第一家農民自發的演藝有限公司——瀾滄老達保快樂拉祜演藝有限公司。在云南省、普洱市、瀾滄縣委宣傳部及相關部門的大力支持下,該公司于2013年10月正式運作《快樂拉祜》——老達保拉祜風情實景演出項目。該公司自成立以來,就地演出470余場次,接待游客10.65萬余人次,實現演出收入180萬元,全組村民人均分紅超過4600元,實現旅游綜合收入500多萬元,歡快的拉祜同胞用實在舍不得的真情不斷挽留著過往的游人。《快樂拉祜》——老達保拉祜風情實景演出項目分拉祜傳統文化、風情展示和歌舞展演。村寨內有蘆笙坊、青竹坊、陀螺坊、藝織坊、農耕坊、根雕坊、茶吟坊、舂香坊8個展示區供游客觀賞和體驗;拉祜原生態歌舞《快樂拉祜》充分發揮老達保寨擅長多聲部合唱優勢,聚全縣各地域拉祜族豐富的文化藝術資源,在保留民族民間原生態表現形式前提下,進行挖掘、整理、打造、提升,把拉祜族各地、各類優秀的原生態歌舞節目和拉祜族獨特的風情巧妙結合,在舞臺上集中展現出來,讓廣大觀眾充分感受拉祜族無窮的文化藝術魅力。《快樂拉祜》——老達保拉祜風情實景演出項目的運營,帶動了該村農特產品、傳統手工藝品、民族餐飲、民族文化旅游的發展,為當地拉祜群眾增收致富、提高生活水平發揮了積極作用。

 

少數民族古村落保護與旅游開發存在的問題

 

古村落保護意識薄弱,認識不到位

從群眾認知看,農村村民普遍認識不到“傳統村落和傳統民居、傳統民俗、傳統的耕作方式和生活方式”繼續留存的意義。他們蓋起了現代化的樓房建筑,卻冷落了傳統民居。當地群眾對古村落具有可開發利用的經濟價值認識不足,對利用古村落的資源優勢開發鄉村旅游、促進村民就近就地就便就業、增加人民群眾收入的潛在優勢認識不足,從而導致對古民居隨便拆除,沒有傳承與保護的意識。從政府的層面看,一些地方對傳統古村落具有的經濟價值、歷史價值和文化藝術價值缺乏認識,對傳承好、保護好傳統古村落的重要意義認識不充分,因此,在保護古村落方面的工作措施不多、力度不夠,對村民自行拆除原有古民居行為監管不力、管控不到位,導致部分古民居損毀或消失。

古村落保護與旅游開發不足,結合不到位

在傳統古村落的傳承與保護過程中存在就保護而保護、就開發而開發的“兩張皮”現象,沒有把傳統古村落的傳承與保護很好地利用到鄉村旅游開發中。如有的農戶雖然也辦起了民宿、客棧、農家樂等,但大多是把現有的古民居拆除,進行重新建蓋,雖然部分保留了民族民居的建蓋特點,但畢竟是屬于新的民居,原有的傳統古建筑風格隨之消失,進而沒有形成傳承保護與鄉村旅游開發有機融合。

古村落旅游產品體系單一,開發不到位

在古村落的旅游開發中,民族手工藝品、土特產、地方特色等旅游文化產品較少,民族文化元素開發挖掘得不夠、融入得不夠,在讓游客留下來、怎么留、留下什么等方面考慮得不多、做得不夠。產品以初級產品為主,缺乏深加工和包裝,在旅游開發相對好的景邁山古村落,產品也僅只是以出售古茶、蜂蜜等初級產品為主,在老達保同樣缺乏深層次的旅游文化產品。就古村落的旅游開發來說,產品比較單一、體系尚未建立,需要進一步地進行深層次挖掘,不僅要讓游客體驗物質文化,同時也要感受精神文化。

古村落文化產品欠缺,挖掘不到位

發展旅游業的古村落,對村落文化的精神文化和制度文化的挖掘重視不夠。在有的古村落中,沒有自己的古村落文化傳承中心,在對本村文化傳承與保護中缺乏領軍人物,保護傳承隊伍建設薄弱,沒有把民族文化和旅游深度結合。古村落文化產品欠缺,沒有形成品牌和文化名片,古村落在挖掘農耕文化、飲食文化、民俗文化方面尚處于起步階段。

古村落保護與旅游開發的對策建議

 

落實政策,統籌規劃

一是進行重新規劃建設,讓古村落的群眾整體搬遷到交通便利、生產生活條件好的地方居住,對傳統古村落故居不拆不毀,盡力保存故居的設施,使原來的老村子能完整地保留下來,如此不論是傳統建筑還是聚落景觀才不會被破壞。在管理方面既可以采取“讓原主護原屋”,并由政府支付一定的管理費,房屋主人還可以在故居中從事民宿、客棧、農家樂、茶室等經營活動;也可以采取政府聘請管理人員進行管理維護;還可以讓房屋主人租賃給他人進行經營管理,前提是不能破壞故居原樣或者說是外觀。這樣,老村子就變成了“民俗博物館”,再適當地增添內部配套設施,用于鄉村旅游的開發,不僅能夠為村民提供新的就業機會、增加收入,也能吸引游客。二是保留聚落構成、標志性建筑,在不破壞整體文化景觀的情況下進行修繕或新建所需建筑。如保持傳統建筑外觀上風格的一致性,但內部是現代化的建設裝飾;在新建所需建筑的過程中,標志性的歷史建筑則必須原樣保存。村落景觀屬于文化景觀的范疇,它包括了田地、山川、一定區域內活動的人群和他們的傳統行為模式。人是古村的重要構成,我們需要把人留在古村里,就必須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才能有益于文化傳統的繼承和文化景觀的保護。

政府引導,社會參與

多元籌措,加大對古村落保護與傳承的投入。比如說政策投入、資金投入、人力資本投入、文化投入、社會投入等。傳統古村落承載著多彩的民族文化,是民族傳統文化的家園,也是民族農耕文明的精髓,具有較高的經濟、歷史與文化藝術價值。各級黨委和政府要提高站位,增強保護意識,同時要加大宣傳力度,對群眾要講清楚保留古村落、古民居的重要意義,做深做透思想引導工作,贏得群眾的認同、理解、支持和配合。政府可通過制定規劃、編制方案、出臺政策、配置資源、規范服務、監督管理等,加強對名鎮名村和傳統村落的正確引導,不斷激活古村落發展活力。社會各界可在政府的正確引導和積極鼓勵下,通過多種形式參與到歷史文化名鎮名村的保護傳承中來。

因地制宜,突出特色

一是注重加強古村落的生態環境治理工作。二是不套用城市建設標準,把古村落的獨特風韻凸顯出來。三是重視保護與開發散落在鄉村的大量歷史記憶、文化傳承等非物質文化遺產,還原與復活民間故事、地方戲曲等古村落的民間傳統文化。四是以“一村一規、一村一品、一村一景、一村一韻”為建設原則,讓美麗鄉村“串珠成鏈”。在傳承與保護古村落的過程中,應針對不同的村落情況、不同的民族特色和不同的群眾特點,采取不同的傳承與保護方法。每個村落都有自己的實際情況,要在充分調查古村落文化景觀至內核的基礎上,經過科學的分析判斷其應選擇外部介入性開發,還是內生性開發模式。

創新傳承,深度挖掘

在傳統文化轉型的過程中,可以通過現代方式推進古村落傳統文化的保護與開發。特別要注重對古村落文化傳承人的培育。在文化的挖掘上,進行深度的挖掘,進一步挖掘農耕文化、飲食文化、民俗文化。形成古村落文化的物質文化和精神文化的雙傳承,比如在文化傳承上可以故事會、傳說、文藝展演、情景劇等形式傳承古村落傳統文化,這些鮮活的表現形式正好迎合了廣大人民群眾的心理需求,在這種情景化的表現形式中推進古村落文化的傳承與轉型,有利于古村落文化的保護與開發。目前,老達保拉祜族古村落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只有省級1人、市級1人,而且省級傳承人年齡偏大。增強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的保護力度,在保護好2位傳承人的同時既要讓他們大力挖掘老達保拉祜族古村落茶文化、織布技藝、民族歌舞文化,也要讓他們做好傳幫帶工作,讓老達保拉祜族古村落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后繼有人。

加大投入,提升品質

一是改善古村落村民的生活條件,對居住條件進行重新規劃建設,對現有部分古民居進行重新修繕。二是古村落目前的道路交通基礎設施還比較差,食宿的數量和質量達不到接待大批游客的要求,還需投入大量的資金進行提升改造。三是在旅游景觀景點的打造提升上還需政府部門投入大量建設資金,不斷完善停車場、游客服務中心、旅游廁所、購物中心、導示牌等旅游基礎設施。四是提升改善古村落的人居環境。政府部門要在政策上給予傾斜、資金上加大投入,加大古村落的鄉村旅游開發力度,不斷提升鄉村旅游品質,使古村落真正形成鄉村旅游的最佳目的地。

轉自:《社會主義論壇》2019年第12期

張應梅  中共云南省委黨校社會與生態文明教研部

(編輯:任成斗)